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《黑的顏色》-077 品茶熱推

黑的顏色
小說推薦黑的顏色黑的颜色
在江城除了一般会所,高级会所,还有各种豪华会所。到了豪华会所级别就不再是一味的色、赌、独了。毕竟众多富豪当中有文化品味或者需要文化品味的时候也是有的。在豪华会所中有一类便是以培养各种艺妓为主,自古便有,卖艺不卖身。如果得到姑娘青睐,做留宿之宾则另说。
豪华会所一般都有大人物庇护,不然客人真要蛮来也镇不住,就像这家EX·T是四大豪门的刘氏家族的产业。刘氏家族在江城以商业开发为主业,几乎垄断江城高级商场,在中环中心区的中间商场也是他们的经营的物业之一,年收入五十亿元。即使EX·T入会费用高达九十九万,会员消费动辄百万,仍然算是不以盈利为目的。
陈丹跪坐姿势标准,在天云间众多客人中能像陈丹这样自然而然的跪坐是非常少见的。天云间的姑娘们为了配合个人各种奇特的坐姿,也不敢正经跪坐,时间久了身体难免积累伤痛。
少女看着陈丹,等他说话,如果客人不愿意多说,安静的陪坐也是必要的服务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贱名不足挂齿,小女子叫容音,”容音不知道是不是本名,她见陈丹坐得安稳,脸上没有其他客人常见的贪婪之色,收起小心思,“陈少如果暂时不想喝茶吃酒不如先倒杯温水吧?”
陈丹转过脸,看着她的眼睛。容音不敢对视,把眼光向下移动半尺,不再做声,额头上渗出微微汗珠子,她的体香散发更多,在陈丹周边好似化不开了。
“气若幽兰,好闻。”
容音躬身,谢道:“多谢陈少夸奖。”
陈丹环视,魏君劫和谭柯庆两人在沙发区低声交谈,旁边各坐了一个少女给他们倒酒。这两个家伙无酒不欢,不管什么场所,只要可以必定喝酒。他看着容音因为躬身而更加立体的身形,不知为什么想起了Anny,那个小巧玲珑的女子。
夏日绿豆冰棒 小说
“有什么茶?”
“泉市的铁观音,淮市的黑茶,广市的陈洱,杭市的龙井,黄市的毛峰,凤市的红茶,台市的乌龙。”
“你比较喜欢哪种?”
“回陈少,如果我喝的话,我会选择玫瑰花茶。”
“好,我也试试。”
“谢谢陈少。”
容音没有起身,一个服务员端着一套小巧的茶具,茶叶,玫瑰花,蜂蜜红糖枣子桂圆等配料。容音把玻璃壶摆好,慢慢注入热水,刚满一指就停下,两手拿起茶壶做圆周晃动,让热水把壶身温热,再把水倒掉。
“陈少,给您配点陈皮好吗?”
“好。”
容音伸出纤纤玉手,她的手指纤细,露出袖子的手腕脆生生的,上面绑着一条细细的红绳,更显得皮肤白皙,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。
陈丹盯着她的手腕失神。
容音专心冲水洗去花茶里几乎没有的灰尘,如是两三次后再注入温开水,她忽然心有所感,注意到陈丹的眼光,不禁心里高兴,陈丹的眼光中充满欣赏和纯粹,让她心悸。
“陈少,请喝茶。”容音倒出一杯茶轻放到陈丹身前的小桌子上,杯垫是纸做的,非常干净,一点多余的色彩都没有,玻璃杯里玫瑰花茶淡淡的黄色格外漂亮。杯子放下后,袅袅升起的白汽在半空凝结,久久不散。
“好茶好水好手法。”陈丹侧身对着容音躬身道:“我刚才轻慢了,抱歉。”
“陈少过誉愧不敢当!”容音还礼。
魏君劫和谭柯庆看得直摇头,他们两个借着酒劲已经行凶了,弄得两个少女娇喘不已。不过过过手瘾可以,真要做什么可就不行了。
“谭老板啊,陈少这样不行啊,我们是不是要帮帮忙?”
“切,土包子,他们这个玩的叫情调,你懂个屁!”谭柯庆对身边的女孩说道,“你说是不是?”
“是啊,容音她还是第一次呢,呵呵···”
“好意头,陈少加油!”魏君劫压低声音狂笑,“谭老板,这个房间的姑娘都穿这么多吗?”
“嘻嘻,老板你真好玩,天云间规矩就是看得见摸不着啊。”
“上当了,上当了。”
爱书的下克上
陈丹把茶杯拿起,放到鼻前轻轻一嗅,拿开,仔细辨别,他倒流前最好喝茶,还专门跟一个师傅学习如何辨茶辨水,倒流后,偶有时候也会品尝一二,不过氛围感总是差点。
“嗯,F国的千叶配合内地的苦水玫瑰,不错。”
啊!容音心里暗惊,真正的陈丹另眼相看。人的礼貌和举止可以伪装,只有真功夫是需要锻炼的,伪装不来。
归隐 小说
“陈少真厉害,容音佩服之至。”
“你如此年轻就能泡出这样的茶品,我也很佩服。”
“陈少可认得这水?”
“难倒我了。”陈丹沉吟,“清而无杂味,尚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气,我刚才还没注意到,这股香气淡而幽,必是梅花无疑。你用的是冬天从梅花上采来的雪水,这里常年无雪,盛产梅花的,莫非是南市梅山?”
容音眼中异彩连连,举起茶杯,“敬祝陈少!”颇有尽在不言中的快感。
身后传来魏君劫和谭柯庆喝酒的声音,陈丹眉头微皱,容音看在眼里,“陈少,莫非有何不妥?”
“与两大俗人同处一室而已。”
容音抿嘴微笑,想到什么,突然脸上一红,脸色更加红艳,“陈少,我们天云间有个静室,平时很少有人使用的,所以也没跟您提起,如果,如果你愿意,可以到里面喝茶。”
“好!”陈丹站起来,暗暗活动双脚,跪坐久了脚会发麻,除非每天锻炼。
“陈少,这边请。”陈丹跟着容音,容音落后半步,用手指向屏风后面。两人绕过屏风,有一道推拉门,往两边打开。
静室不大,布置相当雅致,靠海一边同样是整面的落地玻璃,靠近玻璃处地面高起来,方便临窗而坐,上面同样是坐垫,没有椅子。天花中间是个锥形天窗,地面用砖块铺成席纹,中间摆放石桩,上面立着一块玉玲珑。另外三边是另外三种形式的座位。
茶具重新摆好,两人各自跪坐,这次容音做到陈丹一边,两人都对着窗外的美景。陈丹目测容音和他之间有十三公分的距离,如果同时举手可能会互相碰到肘尖。她的体香愈发显得浓烈,加上胭脂香,在静室里更加清晰。
各种香气混合,陈丹闭上眼睛放慢呼吸,细细品味。没想到这么多年来还能重温嗅觉的享受。黑屋子的时光里,他曾努力生存,回味茶香便是他的一大动力。
忽然陈丹只觉得香气靠近,耳边传来梦呓般的声音,“张嘴。”陈丹乖乖张开嘴巴,只觉得一股柔软贴近,从中一股清流进入嘴中,余香悠远,回味无穷。
陈丹继续闭着眼睛,嘴里发出近乎呻 吟般的声音,让人听了心与神驰。容音手上颤抖,青秀的脸蛋绯红,把最后一杯茶倒入口中,狠心拉起裙摆,跨步跪坐到陈丹腿上,双手轻捧陈丹脖颈,正面对着他的脸···
茶水在陈丹的嘴里流尽,双唇却没有分开。觉得自己鬼迷心窍的容音完全融入到强烈的感觉中,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正如她的同事说的,这是第一次。
在EX·T严禁各种形式的色情交易,一旦被发现,不管是客人还是服务员都会被赶出去。但是,如果双方自愿,不涉及金钱交易的两情相悦是被允许的。每个房间都有一间静室,如果服务员同意,自然会带客人进内。有的客人来了多次都未必知道静室的存在。
陈丹依然闭着眼睛,心中出现的不是眼前的场景,他不愿意破坏这久违的感觉。陈丹双手自然活动,在黑屋子里他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,美女在怀予取予夺的快感。
容音感到自己的意识像失去控制一样离体,身体传来的强烈感受似乎突破了某种极限让她承受不了。她不知道自己双手在解开服装,不知道陈丹的双手在拨弄她的··,她的感觉是整体的,是全部的。
直到一阵刺痛传来,容音才稍觉清醒,不过她很快就融入到更强烈的快乐之中。陈丹没有睁开眼睛,一切全凭直觉,就在他要炸裂的瞬间,灵魂深处似乎什么东西动了一下,那种震撼就比连续来十次都要刺激。如果有人看到此时此景恐怕得马上报警,因为两人身上到处都是血迹,陈丹的鼻子里不停流出污血,容音状若疯狂。两人连在一起,互相摩擦,血液溅得到处都是。
终于两人停止了活动,容音虚脱晕了过去,陈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,他睁开眼睛,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地上到处血迹斑斑,容音更像个血人一般,就连脸上也被陈丹的鼻血弄得到处都是。
静室内的浴室提供24小时恒温泡浴,陈丹把容音放入浴缸之中,冲洗几下抱出来,用毛巾裹着,帮她擦洗干净,穿上浴袍放到沙发上。他自己也需要洗洗。
等处理完这些,他也穿上浴袍坐到沙发上,用两人的衣服胡乱擦了一下地板,血迹太多他也懒得搞了,只是看起来没那么恐怖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