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空間神醫:山裡糙漢會疼人 愛下-第五十九章 葉容汐的猶豫鑒賞

空間神醫:山裡糙漢會疼人
小說推薦空間神醫:山裡糙漢會疼人空间神医:山里糙汉会疼人
“若是真的看重钱财的话,我们把你送到衙门可能会得到更多的赏银,你就好好休息吧。”叶容汐微微一笑。
“这个还你,你身上好像就剩下这么一样东西了,别再丢了。”韩子夜把手里拿着的令牌放在了萧景霖的手上。
令牌一入手,萧景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,“你们可知这令牌的意义?”
他不确定这些山民是否认字。
现在的他就像是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数万将士们的冤魂就像是压在他心口的巨石,让他喘不过气也翻不过身。
他身边的亲信几乎损失殆尽才把他给救出来的,根本没有人听他说,也没有人会让他活着回到京城。
也就是说,他连活着受到公平的审判的机会都不会有的。
而且,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阴谋,内贼通外鬼,把他手下几万将士全都葬送在了六阴山。
他不能死,他得好好的活着,只有活着才能为这些冤魂讨个公道,为自己讨个公道。
“如果不是认识这个字,我们也不会多管闲事,你要谢,就谢我媳妇儿吧,如果不是她,你早就流干血死掉了。”韩子夜说完就走了。
“那你们……”后面三个字是“不怕吗”,但是萧景霖没有问出来,若是怕的话,自己此时也不会在这里了。
“大哥哥,喝点粥吧,嫂子说你饿得久了不能吃太多,我喂你,你张嘴,啊。”
生子用一把小勺子喂萧景霖喝粥。
就是一碗最普通的米粥,还不是上等白米,却让萧景霖吃出来山珍海味的感觉来。
咬着生子手中勺子都快冒出火来了,发出轻微的牙齿咬住勺子而产生的声音。
“嫂子,你看,他好凶啊。”生子偷偷的拿着勺子给叶容汐看,用木头掏出来的小勺子上面竟然有了齿痕。
“饿坏了,没事,吃两顿饱饭就好了。”叶容汐吃完手上的饼说道。
这饼还是韩子夜特意带来的,是他亲手烙的,藏的好好的,用火烤热了就能吃了,连生子都没有。
闪婚霸爱:老婆,晚上见 小说
“把药吃了吧,这个也喝了,你需要补液。”叶容汐拿了药丸还有葡萄糖和生理盐水的混合物喂给了萧景霖。
药还好接受,但是那又咸又甜的水让萧景霖的眉毛都皱在一起了。
如果不是知道面前的女子救了他的话,估计都要以为她是故意刁难了。
“多谢姑娘。”刻在骨子里的教养让他再次道谢。
“你道谢的机会还在后头呢,若是心里记着的话,将来好好守着这片土地和百姓吧。”叶容汐说完就走了。
萧景霖再次确定,这对男女是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,而且还这么义无反顾的救了自己,这让他冰冷的内心注入了一股暖流。
“媳妇儿,晚上冷,你离着我近点。”
晚上他们就把拢起的火堆挪了位置,铺好树叶和树枝,直接谁在上面就行,他们每次都是这样的。
“晚上估计没的睡,得看着他,受了那么重的伤,不是我几个药丸就能救得过来的。”
“若是死了的话,之前我们冒险就没有意义了。”叶容汐挨着韩子夜坐着。
她这个位置是最舒服的,也是最避风的,树叶上面还铺着一块皮子。
就算是条件很艰难,韩子夜也是要给她最好的。
“那我陪着你吧,正好警戒,你看生子。”韩子夜指了指弟弟的方向。
生子已经四仰八叉的睡着了,这两天可是把他累坏了,现在兴奋劲过去了,睡的一点形象都没有了。
“还是个孩子呢,你也该鼓励鼓励,别总打击他。”叶容汐环抱着自己的膝盖,轻声说道。
“男孩子,要那么多鼓励干什么,元善叔说了,男人不打不成才的。”韩子夜还有自己的歪理呢。
两个人轻声地说着话,韩文在边上跟着一起警戒,到了后半夜也撑不住了,韩子夜就让他睡了。
“不好,果然发烧了,你快来帮忙。”
叶容汐只是打了个盹的功夫,一直睡的好好的萧景霖竟然烧的都要能泡茶了。
不光是高烧,而且人已经开始说胡话了,口中喃喃自语,但是听不清楚。
“他这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?他不是咱们大齐的战神吗?怎么还娘们唧唧的。”
韩子夜觉得这个宁王好像跟想象之中的有些不大一样。
“战神也是人,别废话了,把这个给他吃下去,再这么烧下去,人就算是救回来了,也是个傻子。”叶容汐赶紧把退烧药交给了韩子夜。
医疗空间系统里出来的极速退烧药,只是两粒黄豆大小的药丸,掰开嘴喂下去就行了。
“媳妇儿,你,你怎么扒他衣裳?”韩子夜一回头的功夫,萧景霖已经被叶容汐给扒了一半了。
“药物来的太慢了,要银针退烧,你把火往这边移一下,不然我怕下错了针。”叶容汐找准了穴位刺下去。
他身上的伤口不知道有多少,大部分全都出现的红肿渗液的状态,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。
也提示叶容汐此时的宁王全身的免疫反应剧烈,加上大量的失血,这对身体的破坏性是极大的。
趁着银针降温的机会,叶容汐给他肌肉注射了退烧药,双管齐下总能把烧退下来的,实际上这个时候最好的是静脉补液和消炎。
可是叶容汐犹豫了,她要怎么解释那些根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的出现呢?
“媳妇儿,怎么了?是他不大好救吗?要是治不好的话,你也别伤心难过,毕竟他本来也是要死了的。”
韩子夜这话虽然难听些,说的也确实是事实,如果不是他们出手相救的,可能宁王连这个时候都坚持不到的。
“韩子夜,我可以信你吗?我是说,如果我被人认为是妖怪的话,我可以相信你吗?”叶容汐决定赌一把,不然这个宁王就真的要死了。
“当然了,就算是你现在凭空变出一朵花来,我也不奇怪,我媳妇儿是小仙女嘛。”韩子夜虽然看似是开玩笑的,但是眼神当中带着笃定的鼓励和信任。
还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韩文他们这些睡着了的人的视线。
看着韩子夜这样的语气和动作,叶容汐心中了然,原来他什么都知道。